https://zhangming.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日历

信息

V型,U型,耐克型,还是K型?
2021-2-9 7:49:00
   2020年,全球经济遭遇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根据IMF2020年秋季《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会萎缩4.4%。这不仅远低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2009年的增速,而且也是二战结束之后全球经济的最低增速。

  不过,同样根据IMF的上述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会反弹至5.2%。如果这一预测成真,这就意味着从2019、2020与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轨迹(分别为2.8%、-4.4%与5.2%)来看,将会出现V型反弹。

  如何来看待这种V型反弹呢?第一,我们切不可过于乐观。即使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能够到5.2%。但从GDP总量来看,2021年的全球GDP规模也仅仅能回升到2019年的全球GDP规模。换言之,可以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2020年与2021年全球人民白忙活了。


  第二,事实上,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能否达到5.2%,目前还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首先,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演进依然面临很大不确定性。截至2021年初,疫情依然在全球范围内快速肆虐,美、英、欧、日均出现疫情反弹,这些发达经济体至少2021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不容乐观。其次,疫苗究竟何时、在何种范围内能够得到大规模推广,目前依然存在不确定性。当前市场共识认为,疫苗在发达国家得到大规模注射,至少要等到2021年下半年。再次,拜登政府上台后,全球经贸摩擦与全球地缘政治摩擦是否能够得到显著改善,目前还未可知。

  如果2021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不及预期,那么从全球季度GDP增长轨迹来看,本轮疫情之后的全球经济复苏就可能从V型转变为U型。与V型相比,U型意味着全球经济增速停留在底部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不过笔者认为,在新冠疫情冲击前后的一段时间内,全球经济增速的轨迹更可能是耐克型。大家都知道耐克的品牌Logo是一个勾型。用经济周期的术语而言,耐克型意味着经济增速下行很猛烈很短暂,但经济增速上升却渐进且温和。从全球季度GDP增速来看,底部自然是2020年第2季度,随后各季度的经济增长均会逐渐走高,但走高的幅度却滞后于此前市场预期。

  换言之,无论是U型还是耐克型,但意味着2021年的全球经济复苏恐怕没有此前市场预期那样一帆风顺。经济复苏依然面临着较大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既来自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冲击等外部冲击的变化,也来自全球经济体系内部的一些深层次矛盾。

  当前全球经济体系内部最深层次的矛盾之一,就是分化格局正在不断加深。这种分化格局被形象地概括为K型复苏。所谓K型,是指在疫情冲击后,一部分主体的境况在各种力量综合作用下快速改善,而另一部分主体的境况在各种力量的综合作用下不断恶化。

  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待这种K型复苏,角度之一是一国内部的不同阶层,角度之二是全球范围内的不同国家。

  事实上,自1980年代里根、撒切尔夫人执政以来,全球范围内的收入财产分配格局就开始恶化。这一趋势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进一步加深,到新冠疫情冲击前已经发展到令人瞠目结舌的水平。例如,根据桥水公司Ray Dalio的数据,在1980年,美国前千分之一的家庭持有的财富占美国国民财富的比例约为10%,美国后百分之九十的家庭持有的财富占美国国民财富的比例约为35%。但到了2019年,这两者的比率都变为25%左右。这意味着从1980年到2019年,美国的收入财产分配失衡显著加剧。2019年美国的收入财产分配失衡程度,在历史上只有一个时期可堪比拟,这就是一战后二战前的大萧条时期。美国如此,全球也是如此。

  令人担忧的是,在新冠疫情冲击之后,各国的收入财产分配失衡格局无疑会进一步加深。一方面,疫情显著冲击了各国的服务业,对服务业中小企业以及其雇佣的中低收入劳动者构成了深度负面冲击。迄今为止,这些企业与家庭并未从疫情冲击中显著回复。然而另一方面,受疫情后各国史无前例的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推动,全球股市再度显著攀升,美国三大股指更是创出历史新高。这意味着重仓股市的各国高收入阶层在疫情后赚得盘满钵满。

  各国国内收入财产分配失衡加剧的格局,将会导致非常严重的社会经济后果。从经济层面而言,由于中低收入阶层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因此,收入财产分配失衡加剧,意味着总体上消费增长缓慢,产能过剩将会凸显、企业投资动力不足,这会加剧全球经济的“长期性停滞”格局。从政治层面而言,收入财产分配失衡加剧将会导致社会阶层之间的流动性下降,加深年轻人的挫败感与焦虑感,助长民粹主义政治风气。近年来全球政治生态的恶化,在很大程度上就与收入财产分配失衡加剧有关。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总体上发达经济体增速集体下行,而新兴市场经济体保持了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速,这加快了新兴市场对发达国家的追赶势头。例如,中国经济总量就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那么,在这次新冠疫情爆发后,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各自的境遇将会如何演变呢?

  目前来看,大概率的情形,是在未来几年来,发达经济体可能呈现出更快的经济复苏,而除中国之外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复苏可能显著滞后于发达经济体。这就意味着,在疫情爆发后,新兴市场对发达国家的追赶可能整体上放缓。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之一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这些反周期政策在短期内很好地稳定住了金融市场,也提升了实体经济。但是,很多新兴市场国家并没有能力或空间实施大规模财政货币救市政策。比如,有些新兴市场国家政府债务已经很高,政府再举债就可能导致严重通胀。又如,如果新兴市场国家央行连续降息,该国就可能面临大规模资本外逃和本币大幅贬值。换言之,与发达国家相比,新兴市场国家实施反周期宏观政策的能力较弱、空间较小,这会导致本轮疫情冲击之后他们的复苏更慢。

  原因之二则与疫苗有关。尽管目前疫苗的推出与大规模注射依然存在不确定性,但大概率事件是发达国家更有可能更加及时地获得大规模疫苗注射,而除中国之外的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得到大规模疫苗注射的时间可能更晚,由此会导致K型复苏格局进一步深化。

  原因之三则与美国经济可能更快复苏有关。众所周知,在疫情爆发后,美联储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这加剧了全球流动性过剩,使得新兴市场国家迎来大规模短期资本流入与本币升值。而一旦美国经济率先反弹,美联储将会边际收紧货币政策,这可能导致新兴市场国家再度面临短期资本外流与本币贬值,那些经济金融基本面比较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很可能会因此而再度爆发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甚至经济危机。

  综上所述,V型、U型与耐克型,反映的是全球经济增速或一国经济增速的总体态势,而K型复苏,则反映了全球与一国内部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但归根结底,如果K型复苏格局没有被纠正,这最终一定会加深全球经济乃至一国经济的长期性停滞格局。在未来10年内,能否直面、如何直面全球与一国国内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将是全球社会以及各国政府面临的重大且严峻的挑战。

发表评论: